瑞康医药(002589.CN)

瑞康医药实控人之子低价“独吞”13亿元定增

时间:20-08-04 21:18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瑞康医药(002589)实控人之子低价“独吞”13亿元定增

8月4日,瑞康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瑞康医药”)发布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约2.63亿股股份,由北京龙慧康东方医药有限公司(下称“北京龙慧康”)包揽,认购金额为13亿元。定增完成后,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公告显示,瑞康医药实控人韩旭与张仁华的儿子韩春林为北京龙慧康的实际控制人,持有该公司69%的股份。韩春林承诺,将于今年8月底前,完成北京龙慧康剩余31%股份的转让,届时其将100%持有北京龙慧康股份。

截至8月4日收盘,瑞康医药报收于6.67元/股,而上述定增方案的交易价为4.95元/股,约折价25.79%。

为自救还是利益输送?

对于此次定增,有股民在互动平台表示,实控人之子包揽13亿元定增,表示其对公司未来发展充满信心。不过也有股民认为,公司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让关联方“独吞”大额定增,存在利益输送之嫌。

记者注意到,参与本次定增的韩春林,其身份远比瑞康医药在公告中披露的内容要复杂得多。

据天眼查显示,韩春林目前担任了42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其中,瑞康德诚中医医生集团、瑞康德诚泌尿外科医生集团、瑞康德诚大内科医生集团等公司均是瑞康医药的控股子公司。此外,韩春林还在多个瑞康医药旗下的企业担任执行董事、总经理等职务。

为何瑞康医药未在公告中披露韩春林在其旗下子公司担任的职务?是否是刻意隐瞒?

同时,本次定增认购方北京龙慧康自成立起尚未实际开展经营活动,“90后”的韩春林哪来这么大一笔资金?此次认购方到底是韩春林本人还是他父母?

针对上述问题,瑞康医药董秘办相关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韩春林确实为公司部分控股子公司的法人代表,其目前还担任上市公司的董事和副总经理。尽管其公司尚未开展业务,但他出资认购公司股票的钱应该来自于父母。本次定增是韩家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所做的决定,并不存在利益输送。”

有券商人士分析,儿子包揽父母公司定增,且是八折定增打折持股,不仅父母股份没减少,儿子持有股份还增多了,这里很难分辨定增资金穿透后是否还是公司的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瑞康医药有一笔关联交易被外界质疑为向公司实控人韩旭输送利益。

2019年10月31日,瑞康医药发布公告称,拟使用自有资金购买威海衡健医院管理有限公司72%股份、内蒙古包氏蒙医国际整骨医院有限公司70%股份,收购价合计4975.18万元。此次收购的关联方为山东乐康金岳实业有限公司,其股东是烟台诚厚投资有限公司,该投资公司也是瑞康医药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韩旭投资设立。

而上述这两家公司分别成立于2017年和2018年,在2018年和2019年1-9月均未产生营收,净利润均为负值。其中,内蒙古包氏蒙医国际整骨医院被并购时甚至还未开门营业。

“大跃进”并购埋下巨额商誉

公开资料显示,瑞康医药是一家医疗综合服务商,主营业务是药品、器械耗材的直销,于2011年在深圳中小企业板上市交易。自上市以来,瑞康医药实现了较高速的业绩增长,然而,2018年该公司的业绩出现了大幅下滑,增速为-22.77%,直至2019年出现亏损。

事实上,瑞康医药的亏损是由公司之前的疯狂并购埋下了“地雷”。统计数据显示,从2015年起,瑞康医药先后并购近200家企业。其中最高峰为2017年,新增并购83家,平均4天买一家新公司。

但是这期间瑞康医药并购企业的质量普遍不高,大部分都是规模比较小的区域医药流通企业。例如2019年7月5日,安徽六安市场监督管理局飞检发现,瑞康医药新并购标的安徽瑞康新邦,存在对供货商和购入医疗器械产品资质审核不严情况,被要求整改。

“大跃进”般的并购导致瑞康医药商誉暴增。根据年报,截至2019年末,瑞康医药商誉净额36.94亿元,占净资产比例为51.40%。并且,对82个资产组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金额为18.37亿元。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后,2019年实现归母净利润为-9.28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20.31%。

此外,随着业务规模不断扩大,瑞康医药的现金流持续恶化。2017年至2019年,瑞康医药的投资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7.73亿元、-15.79亿元、-13.19亿元;同期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24.22亿元、-1.69亿元、20.95亿元。

而把时间线再拉长一些就能发现,由于持续扩张,自上市以来,瑞康医药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和投资活动现金流几乎一直为负,基本靠融资来维持经营和扩张。

为缓解现金流压力,瑞康医药通过发行公司债券、超短期融资债券、应收账款证券化(ABS)等多种手段进行融资,公司实控人韩旭、张仁华也不停地进行股权质押。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